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死亡的范美忠和袁文婷  

2009-08-31 21:05:2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两个人的照片和名字面前,我想了很久。仅仅看照片,这个男人的长相己经不敢让人恭维了,与袁文婷站在一起,美丑分明了。当然,评价一个人是不可以貌取人的。

 网上纷骂范美忠,便仔细看了他地震当时的行为及后来的言行。作为一个教师,大难即来,他的反应极快,说明这个人智商不低,(不知反应极快是否属于智商范畴)否则也不会北大毕业。

 范美忠的行为有如下需要批评谴责的地方:

 一 临危先逃。

 二 事后诡辩。

 三 公开宣扬人人为己。

 范的临危先逃,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克拉玛依的那场大火。危难面前,一个大人高喊让领导先走,同范的先逃出去了,是多么的一致。范是搞教育的,那个喊让领导先走的也是搞教育的吧?不同的是:范在危难时刻,没喊让老师先走,而是大喊让学生们不要慌,他却一哧溜跑出去了。是呀,学生们一慌,窄窄的楼梯一挤,范还能第一个跑到操场上吗?

应该承认,很多人在危难来临时首先想的是自己,这是人的一种动物性本能,但却不是全部。泰坦尼克号要沉下去时,几个乐师的镇静是什么?是一种高尚的宗教情怀。范美忠在危难来临时,首先想的是自已, 表现的就是人的一种动物性本能,缺少的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作为普通老百姓,这也许没什么。但范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中国最高学府教育出来的人,便需要问一些为什么了。

范如能事后冷静检讨自己,承认自己并不崇高,承认并不是每一个人在死亡面前都能先想到别人,仍不失是受过教育的人,也不枉为人师表一回。但范选择的不是剖析自己而是诡辩。

“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这里,我们不仅要问,如果范面对的是幼儿园的孩子和低年级学生,范就不会先跑出去吗?

这个问题范自己回答得很清楚了:“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上次半夜火灾的时候我也逃得很快!”

“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有人认为范敢于说实话应该肯定。但范说的虽然是实话,却己经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实话实说了,而属于一种赤裸的非人性的自我宣扬了。《大鸿米店》里,流氓无产者出身的恶霸五龙,也实话实说了他的人生哲学,难道也应该肯定吗?《沙家浜》里的土匪胡传葵,同样实话实说了“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难道也应该肯定吗?

北大毕业生范美忠,名字里虽嵌了美忠两字,却看不出美在哪里,忠在何处。至于他说的“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我亦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人能在残暴的专制面前追求自由和公正?威逼和利诱下他就不会哧溜一下跑向活命吗?

范美忠的行为和言论是不该只看到仅仅是一个个体事件的存在,关键问题是他是教师,是教书育人的人。这样的人教育出来的学生将来会怎样,想想太可怕了。

而另一个只毕业于大专的女教师袁文婷在同样的危难面前,则美丽得让人落泪了!美丽的女教师不仅容貌美,心灵也美。她己经连续救出十几个孩子了,她稍稍想一下楼可能会倒,稍稍想一点自己,可能也不会死。但她没想自己,她的心里全部装着学生。

美丽的女教师袁文婷死了,她己经没有机会介绍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了。面对她的死,今天的人们也已经不需要过去那种雷锋日记式的教育了。

袁文婷同范美忠接受的外在教育体系和模式是一样的,但袁一定又接受了另外一些东西,它使得这个女教师在关键时刻选择了一种同范截然不同的行为方式。她甚至不同于那个一声哎一声的女民警,明明是一种没有办法,面对孩子和亲人的死,她想回去看看但回不去呀!她必须执行任务。记者却穷追不舍一个劲儿地往下挖,想在这个女民警悲痛欲绝的心里,挖出党的教育的丰硕成果。结果女民警一转身便开始让人猛按“人中”。

而袁文婷当时有记者采访吗?有摄像机追踪吗?

美丽的女教师,25岁的袁文婷死了!面对她的照片,我又一次流泪了。

最后,让我们再一次看看两颗不同的灵魂吧,一个走了,一个还活着。

2008.6.3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