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狗年说人  

2009-07-09 23:01:0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年一開门,关于狗的大量资讯便涌了进来。人们好像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喜欢狗,狗在中国似乎也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充满爱狗之心的浪漫的娱记们,还在狗的名字前面又亲热的添上一个“狗”,使狗变成“狗狗”,一些媒体还专门開辟了狗专栏,举办秀狗赛。一时间弄得到处都是“汪汪”,到处都弥漫着狗氣。但好像有種说法,说“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不知道有一天娱记们能不能把自已也叫成“人人”,或者“记记”。

在众多的资讯中,一条美丽的可爱的让人心疼让人爱憐的狗狗(好像叫狐狸精)死了,这太不幸了!怎么刚进本曆年它就去了呢!怪不得那些属狗的人这段时间大都让自己红起来。看来还真得注意!

一条小狗狗死了算不上什么,但这是一条不寻常的狗狗,不然,我们也不会在它的前面加上那么多形容词。不然,它的死也上不了中央台。别说是条狗,人活一辈子有几个上得了中央台?

这条死后能上中央台的狗狗尽管没能躲过本命年,但死得很光彩、很有面子、很辉煌.狗狗的主人为它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让它进了水晶棺,而且还召来亲朋好友站排列队瞻仰了狗狗的遗容。但狗狗躺着的那个罩子真是水晶的吗?那得多钱呀?狗狗的主人这么有钱,没给狗狗打上防腐剂吗?这些央视没说.

央视同样没介绍狗狗的主人在狗狗辞世时是否悲痛欲绝哭得天摇地动,前来吊唁的亲友们是否三叩六拜披麻带孝.他们即使真得这样做了也很正常,那是他们的自由。就像这件事本身一样,法律没有办法,道德没有办法,媒体同样没有办法。

这条关于死狗的新闻,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我不知道,它让我立刻想起“在那萬恶的旧社会”,穷人为富人的死狗披麻带孝的事,当时,它是一个阶级教肓典型,被说成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新社会已经新了几十年,这样的事不应该有了,顶多也就是星崩跳出个特例来。比如某报载:某强人强迫某弱人为其死狗下跪。但这条新闻里没有上述因素。

我的狗狗死了,而且来时是花了几萬块的,谁难过谁知道。(狐狸精应该很迷人)至于用什么方式去送它是我的自由,我就愿意为它扣上个水晶棺,那是我有钱,是我对它有感情。再说那些朋友都是自愿来的,这里没有强迫。你看,这就是新旧社会的不同了。

不管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实际上关于死狗的新闻都與狗本身没什么关系。因为狗自己不会说,我死后一切从简,遗体火化,不搞告别仪式,只通知少数常在一起的好狗。也不会说,把我的某些器官捐给那些生病的同胞,假如真能这样,狗的主人还不一定同不同意。

我还想起黄健中的《大鸿米店》,想起这部电影里曾经穷过的“五龙”.这个人富起来后,把满口的好牙拔掉换上一口金牙。和“五龙”不同的是,这条狗的主人是用死狗来显示富有和地位,贯穿两者中间的是一種变态的乍富心理。

我还想起那些下岗工人,失学的孩子,想起一个因无法给孩子拿出上学的费用而跳楼的父亲。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的担心:

一 当今的各種媒体,每天提供给人们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信息太多了,人心早已累得麻木了,谁会注意一条死狗呢!

二 还得有权有钱呀,这两样有一样就都有了.你看人家,一条狗都死得那么风光.

                                  2006.2.9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