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反思自由撰稿人王小波的走   

2009-07-07 21:54:0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年4月11日凌晨,王小波猝然心死.享年44岁。

生前,作为自由撰稿人的王小波.尽管開始被人注意,尽管其作品在海外受到很高评價,然而,觸角遍布大陆各地的作协,仍将其拒之门外.

“听说有一个文学圈,我不知道它在哪里。”这是王小波说的,话说的不软不硬,不算好听,回答他的是一个圈子的沉默.其实这个圈子里充满了叽叽喳喳.

是王小波的执拗,还是一个文学圈的执拗,让一个己出版了几部小说的作家至死,仍是一个局外人,并不被“主流文学”接受.據说,参加小波追悼会的没一个作协的人,没一个小说家.

“一个真正的作家,一个为自己的真理观服务的自由撰稿人。”至死,才作为一个新闻符号,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不知这是王小波的悲哀,还是一个圈子的悲哀?

小波走时,除亲属外,哲学、曆史、政治、文化界及读者300余人,自发参加了追悼会,惟独没有文学界.这真是有意思.这一现像通过媒体向海内外提出了一个巨大的问.

小波走时,有一幅挽联没能挂出.“以独立意志出神入化笑写时代三部曲;持自由情怀沥血呕心哭说乾坤万年忧;横幅是:小波不死。这幅联为什么没挂出来,據说,是好心的朋友们为了让小波平平安安的走.

小波走时,他的三部书稿还在发排之中.離開这个世界了,他己经不用面对反反復復的书商,不用面对不断变卦的出版社了.小波最后的一声大吼,以及在牆上留下指印,是否在向人们昭示,这块土地怎么能让他“快乐的思维呢”?

小波走了.他看不见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召开的“时代三部曲”研讨会.看不见每个与会者手上都拿着刚刚从广州空运而来的三本新书.看不见出版社每天收到来自五湖四海的问询,购书单雪片似地飞来。

小波走了, 他看不见100多家海内外媒体发布的有关他的报道、评论和悼念文章.看不见互联网上,有人制作的王小波专页.看不见全文输入的《黄金时代》上,他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在網络上不径而走.

小波走了,他看不见某大报在用整版篇幅纪念他,看不见上面两个异常触目的标题:《宛如一首美丽的歌》,《死得其所的人》。

小波走了.走得轰轰烈烈.然而,他的好心的朋友们却选了一个最不该去的地方来送他. 这太让人遗憾了!小波活着时曾说:他若写墓志铭,会在“活过,爱过,写过”后面加上一句,“书都卖掉了”。而这,才是他的真正心愿.

一个活着时把名利看得極淡,不肯與所谓主流接轨的人,会同意人们在那么个地方送他吗?

2006.9.10

 

 

 

 

 

 

 

 

 

 

 

 

                

 

           

  评论这张
 
阅读(259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