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长白山的“鬼剃头”  

2009-07-04 08:23:4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1年,第一次去长白山,路是土路,路边不远便是原始森林,一棵棵粗大的倒木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儿,身上爬满岁月的苔藓.

初识长白山,给人一种原始、苍凉、神秘、深邃的感觉.路边的大森林深得让你根本不敢一个人走进去,那树个个粗壮,几十米高.林间厚厚的苔藓,绵软的让人感到恐怖,担心哪只脚落下去便没了着落.

那时的长白山,古老神秘的像一个美丽的童话。

文革前曾有一本《长白山人参传说》,向你讲述着纯朴宁静的大森林,讲述着人参娃娃、人参果、人参姑娘、护宝虫的故事。

后来又几次去长白山,路是平了,坦了,柏油了,水泥了,但一路上那种原始、苍凉、神秘、深邃的感觉没有了,路边的大森林也不见了!

每到夏天,长白山的冰雪之门刚敞开了一条缝,人们便蜂拥而进,各种大车小车肆无忌惮地拥来,人们在大口大口的疯狂地吞噬着长白山的宁静.

长白山不再宁静,长白山的亘古之静被游人撕扯啃咬的鲜血淋漓!但长白山上的树都哪去了?游人的牙齿再利,也咬不动树呀!那一棵棵、一片片、一望无际的树都哪去了?

1949年后,长白山林区先后冒出来临江、湾沟、三岔子、松江河、泉阳、露水河等林业局.几十年里,每天每天,一趟接一趟的火车轰轰隆隆将一车又一车的大树拉走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直到八十年代末, 这火车依旧一趟接一趟的轰轰隆隆,也不知道这木头都运哪去了!那会儿,这运木头的火车就像现在的公共汽车似的,一会儿一趟。

唉!那会儿的中国穷呀!就像现在的鸭绿江对岸,什么得便就先吃什么.粮食不愿意长,树是现成的,不吃它们吃什么?

但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日子好些了,怎么还一个劲地吃树呢?国家早已有了精神,这树不能再动了。但这树怎么还呼呼地见少呢?少到什么程度,不说数字了,数字太枯燥。一位朋友对我说:从飞机上向下望去,长白山就像得了“鬼剃头”,让人难受啊!

知道“鬼剃头”吗?一头浓黑的头发,突然,一块一块地露出头皮,这就是“鬼剃头”。

长白山的千年之发,在二十世纪后叶,突然患了“鬼剃头”!长白山的“鬼剃头”是怎么得的?还能治吗?

可怜长白山,一夜鬼剃头! 怪不得,你来多少人,扔下多少赞美,长白山依旧冷冷地站在那里不说一句话。

但不了解长白山的人们来长白山,看见它剩下的这点头发,依旧唱歌,依旧赞美.人们听不到长白山在痛苦着!在呻吟着!

长白山的这种痛苦的呻吟,只有同样具有痛苦感的人才能体会到,才能听到。

而今,长白山稀疏的头发仍不断的稀疏。过去是一火车一火车轰轰隆隆地拉,现在是一汽车一汽车偷偷摸摸地拉。老百姓不知道这汽车都去哪了,只知道长白山区里无数木材加工厂的火锯日夜旋转。

长白山快要只剩下一泓天池水了!

长白山真的要成了“长白山”了!

 

长白山,一座沉沉的大山.

长白山,一座默默的大山.

2007.11.21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