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京华何处“太平湖”  

2009-07-18 09:54:41|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1966年,北京太热了!人们恨不能像老鼠一样窜进洞里。然而这时,人们发现地上别说没洞,连个缝都找不着了。

那一年,这个古老的都城里,突地又出来一个太阳。而且这个太阳不是白天出来晚上離去,他白天晚上无时无刻不火热在你的身边。他的烈焰化作一个个腰扎武装带,臂带红袖标的红卫兵,在本来就酷热的八月里,形成一股股灼流,有如火山喷发后的岩浆。

古老的都城一下子让两个太阳烘烤着, 人们開始受不了了,人们開始找有水的地方.然而,北京不靠海,它離蔚蓝色的波涛太远。

这一年的8月23日,旧国子监院内,几十名“牛鬼蛇神”被赶围在一堆大火边接受新的一轮烧烤,其中一个老人稍加反抗,就被几个乳臭未干,扎着小辨的女红卫兵打翻在地。皮带在空中蛇舞,火在烧,血在流。

几十个弯腰曲背,昨天还声闻遐迩的社会名流,面对晕倒在地的老人,个个汗流满面。他们不敢流泪,泪是情绪化的东西,有立场。就连文坛上有名的,據说尚会些武功的拼命三郎萧军,此时,面对一指头就能拨到一边去的娃娃们,也只会老老实实了。

红太阳在燃烧,古老的都城在燃烧,大地在燃烧,血在烧。水、水,水在哪?

“又要死人了!”

“尤其是哪些刚烈而清白的人。”

说这话的人这会儿可能还没醒过来。也许,蛇舞的皮带还在雨点般洒在他的身上。但此时,他的喉咙里一定有火在烧,有血在烧,有恨在烧。

人们在以后很多年才听到,老人曾恨恨地说:“是谁给他们的权力?”

此时,已是1966年8月24日凌晨了。二点多钟的时侯,老人被接回家中。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这一天他都在哪儿?他在昔日的同志那儿连一缕同情的目光也没看到吗?可能只有历史知道老人当时内心的复杂、痛苦、彷徨、无奈、也许还有悔恨的整个过程。但历史只到今天仍三缄其口。

现在,穿过岁月的时光隧道,我们看见:在微弱的晨曦里,在昏黄的街灯下,一个人影正一步一步走向一个叫太平湖的地方。他在这片不大的水边坐了很久很久,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水边少有的湿润,然后,他把衣服、手杖、眼镜,整整齐齐地放岸上……

寂静的太平湖依旧寂静,几片芦苇只轻轻地摇了摇。

轻轻地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你巳经没力量挥手了,便作别东方的黑暗……

古老的都城太热了!人们受不了这亘古未有的煎熬,在老人投进太平湖后,每天都有几十人走进这片水里.让这片名为“太平”的水域,充满了一种带有浓郁东方色彩的恐怖和神秘。

斗转星移,春秋几度。

昨天的太平湖也死了,它被后来的人给抹去了。因为它属于水,且阴氣太重。

而今,京都繁华,纸醉金迷。夜深人静,酒足饭饱后,人们还能在原来叫太平湖的地方,听见什么吗?

2006.7.13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