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坎坷做酒酿“红楼”  

2009-07-18 10:04:3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

人生坎坷,红楼一梦。曹雪芹先生这辈子真是尝遍苦难,阅尽炎凉。他的“红楼”从头到尾都是湿漉漉的,可以说是在“水”里沤出来的。

“红楼”多“水”,林妹妹是个“水人”。林妹妹这个“水人”,实质上是从雪芹先生的“悲遇合”和“忆繁华”里流出来的。

至今,“红楼”依旧在造“水”。窗前月光,萬簌俱寂。这时,摊開“红楼”,一定会有细弱水声滴滴嗒嗒,滴落在“红楼”广阔的水面上。于是,红楼之水便会掀起波澜,任你礁石心肠,也会印上水痕。

一部“红楼”引无数“红学家们”竟折腰。雪芹先生不是英雄,不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雪芹先生是个“不名之人”,而且是个穷因潦倒的“不名之人”。活着时,世人的目光对这種困顿且放浪的人是不屑一顾的。雪芹先生“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时,社会对先生的不屑,让今天的红学家们浪费了多少人力、财力、物力,不然得少跑多少腿,少用多少心。以至这些人尽管多跑了很多腿,多用了很多心,一些事仍弄不明白。

雪芹先生活着时是什么人?说白了,就是“右派”子女、“现反”后代、“走资派的狗崽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简而言之,是一个典型的“黑五类”。这样,今天的人们便好理解了,为什么一个大师活着时竟这么不被认识。大师披阅十载时,竟“卖画钱来付酒钱”、“举家食粥酒常赊”;竟“寄食亲友家,每晚挑灯作出书,苦无纸,以日曆纸背写书”;竟“半床落叶恐生病,萬里寒云雁阵迟。”

几十年前,我们的社会也许同样出过“曹雪芹”式的人物,只是我们的目光也在不屑。

雪芹先生完全可以走另一条路的,他可以找父亲或祖父的哪些老同志、老战友、老朋友。但他拒绝低头,他寧肯饿死、病死、冻死,也不低头。这才是我们读“红楼”后应该全力思考的。雪芹先生的这種人生追求,才是今天的人们需要学习的。如果我们整天沉溺在考証这个考証哪个,沉溺在看似很文化实则很浮华的“红学”里一拥而上,疯狂地玩“红学”,怎么能看见我们身边的今天的“曹雪芹”?

雪芹先生由富至穷、由甜至苦,从富贵的天上掉落到苦难的地上,是他个人的“不幸”,却是中国人的大幸。没有人生坎坷做酒,雪芹先生是酿不出“红楼”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实该庆幸,真是天上掉下个曹雪芹!

窗前月光,萬簌俱寂。这时,摊開“红楼”,一定会有细弱水声滴滴嗒嗒。

只是我们的心,还静得下来吗?

2007.6.11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