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红旗》为什么发表《雪浪花》  

2009-07-12 07:29:36|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旗》杂志是改革开放前,中共中央主办的理论刊物,上面的文章几乎都带有指导性的.当年,中共中央有何新精神,均由“两报一刊”最先发出.两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一刊——《红旗》杂志。

《红旗》是理论刊物,一般不发文学作品,但1961年,《红旗》刊登了杨朔的《雪浪花》.

《雪浪花》是杨朔的一篇著名散文,文笔优美.但那个年代,文笔优美的作品不少,何以杨朔的作品可以上《红旗》呢?沈从文先生、汪曾祺先生的作品文笔不优美吗?那个时侯他们在干什么?

杨朔的作品只所以上《红旗》,关键是“作品在蔚蓝的大海、洁白的浪花、火红的晚霞的背景上,勾画出老泰山人老心红、勤勤恳恳地为大伙服务,不遗余力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的美好形象,从中寄托着作者对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的缕缕情思和深情礼赞。”

杨朔的《雪浪花》真得象这段评述说的这样吗?

《雪浪花》用得是一种递进式写法,先由海边礁石引出几个姑娘,再引出一个古稀之年但却闲不住的老渔民,再引出一段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对社会主义的爱.

“凉秋八月,天气分外清爽。我有时爱坐在海边礁石上,望着潮涨潮落,云起云飞。月亮圆的时候,正涨大潮。瞧那茫茫无边的大海上,滚滚滔滔,一浪高似一浪,撞到礁石上,唰地卷起几丈高的雪浪花,猛力冲激着海边的礁石。那礁石满身都是深沟浅窝,坑坑坎坎的,倒象是块柔软的面团,不知叫谁捏弄成这种怪模怪样。”

“几个年轻的姑娘赤着脚,提着裙子,嘻嘻哈哈追着浪花玩。想必是初次认识海,一只海鸥,两片贝壳,她们也感到新奇有趣。奇形怪状的礁石自然逃不出她们好奇的眼睛,你听她们议论起来了;礁石硬得跟铁差不多,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是天生的,还是錾子凿的,还是怎的?”

“‘是叫浪花咬的,’一个欢乐的声音从背后插进来。说话的人是个上年纪的渔民,从刚靠岸的渔船跨下来,脱下黄油布衣裤,从从容容晾到礁石上。”

“有个姑娘听了笑起来:‘浪花也没有牙,还会咬?怎么溅到我身上,痛都不痛?咬我一口多有趣。’

老渔民慢条斯理说:‘咬你一口就该哭了。别看浪花小,无数浪花集到一起,心齐,又有耐性,就是这样咬啊咬的,咬上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哪怕是铁打的江山,也能叫它变个样儿。姑娘们,你们信不信?’”

杨朔的这几段描写,客观对象是礁石,主体对象是几个姑娘和老渔民.对大多数读者来说,提供的美感是礁石被“咬”,以及老渔民对“咬”的认识.

实际上,杨朔提供的这种文学审美,早在1957年便由一个诗人提供了:

“它的身上和脸上

  象刀砍过一样

  但它依然站在那里

  含着微笑

  看着海洋”

不同的是,诗人因此被打成右派.

同样站在海边,诗人的眼中是一种不屈和坚强,杨朔的眼中是几个赤着脚提着裙子,嘻嘻哈哈追着浪花玩的年轻的姑娘.这没什么,心境不一样.

但只要了解了杨朔这篇《雪浪花》的写作时代背景,和写作地点——北戴河,稍肯思考的人就会问:这几个赤着脚提着裙子,嘻嘻哈哈追着浪花玩的年轻的姑娘,是什么人的孩子?

上个世纪的1961年,正是“大跃退”的年代,中国大地已是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几千万人饿死.而杨朔的眼里竟依然能跳动着几个嘻嘻哈哈追着浪花玩的年轻的姑娘.杨朔的阶级爱究竟是一种什么爱?《雪浪花》寄托的是作者对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的缕缕情思和深情礼赞吗?

《雪浪花》还有一般话:“人家都不歇,为什么我就应该多歇着?我一不瘫,二不瞎,叫我坐着吃闲饭,等于骂我。好吧,不让咱出海,咱服从;留在家里,这双手可得服从我。”

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都不肯闲在家里,所有七十以下的人对比一下,还有什么理由不投身到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热潮中去?

《雪浪花》巧妙的、非常文学的配合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讴歌了人民中国的无比美好.

一 海边上,竟然有赤着脚,提着裙子,嘻嘻哈哈追着浪花玩的年轻的姑娘.怎么能说中国大陆形势不好,饿死人了呢?

二 七十岁的老人,公社让他闲着,他闲不住,怎么能说大跃进、人民公社多强迫命令呢?

三 《雪浪花》还让老渔民讲了一个美国鬼子欺负他的故事,极生动地忆了苦、思了甜.让人们更加珍惜当年美好的生活.(请读原作)

今天,翻读《雪浪花》,凡是没经历过三年大饥饿,对此不了解或了解不多的人,谁会听见它背后凄惨痛苦地哀嚎呢?谁会透过它看见当年“万户萧疏鬼唱歌”,让人不忍目睹的境况呢?

《雪浪花》的作者同当年另一美文《长江三日》的作者一样,视千百万人民的死活而不见,用手中的笔极度美化祸国殃民的“大跃退”,其作用甚至比当年以捆绑吊打手段,强迫农民的基层干部更可恶.

至于《雪浪花》的写作手法,有人说杨朔“是把散文的叙事写景与意境创造结合起来,‘当诗一样写’。这种散文诗化的写法,对当时及以后的散文创作产生过广泛的影响。”

实际上,杨朔不仅把散文的叙事写景与意境创造结合起来,“当诗一样写”,而是“当小说一样写”,这种“散文小说化”的写法,对当时及今天的散文创作都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2008.2.27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