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山无言 的博客

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匹倔犟的野马,毛鬃很长,不剪.常独自徘徊在水不美,草不肥的地方,仰颈嘶啸.最讨厌的东西——套马杆。 近三年来,一边擦拭泪水,承受人生最大苦难,一边坚持读书,写下读书随笔一千余篇,分别取书名《有话要说》、《名人百议》、《正史背后》、《乌有批判》。因政治、经济原因,前两部至今躲在博客里,后两部少量印刷. 这里陆续展示的是《有话要说》中的部分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代英宦寇连才  

2009-11-26 19:0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市口这个地方,对大多数北京人和外地人来说,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汽车站名。人们在这里上车,在这里下车,然后,走进喧闹的都市。只有老北京还能隐约记得,当年,这地方专拿人的脑袋。

1896年的2月16日,军队又一次封锁了菜市口。同时,老百姓又一次把个菜市口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今天不知是哪位爷又要从这里走了!小风挺冷,人们让手躲进衣袖里,抻长了脖子。

终于来了。只见囚车里的人脸色狠狠的,一点软下来的意思都没有。车后是队杀气腾腾的刽子手,鬼头刀闪烁着狰狞的寒光,胆小的人捂住了胸口,怕什么东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囚车上的人不会知道,老百姓更不会知道。952天以后,同样在这个地方,会有六颗人头一齐滚落。这是六颗名人的脑袋,他们是:谭嗣同,林旭,杨锐,杨深秀,刘光第,康广仁。在中国近代史上,这是六颗耀眼的太阳,他们刚刚升起来便坠落了。但中国人记住了“戊戌变法”,记住了“百日维新”,记住了其中的谭嗣同临刑前的“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幸亏一百年前,大清国还不懂临刑前割断“乱党”的喉管,不然,我们听得到谭大人这气壮山河的引吭高歌吗?

刽子手举起了狰狞的鬼头刀,有人捂住了眼睛。

同样是人头落地,谭嗣同和他的五位同志的人头,落得潇洒、落得悲壮、落得天地惊、鬼神泣。而今天,1896年2月16日在菜市口落下的这颗人头,就像是一滴水珠落在历史粘乎乎的水面上,没有一点声息,这太不公平了!

只有历史学家在不多的资料中提到过这个人,他就是慈禧老佛爷身边的太监,宦官寇连才。

太监还有好人吗?有。虽然“古来太监良善者少”。但正如再腐败的政权也有清官一样,太监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群体中,也有好人。慈禧这个女人身边除了安德海、李莲英、小德张,还真出了这么个顶天立地的太监。别看这个人没了东西,但比那些虽有东西却不是东西的男人强一千倍、一万倍。甚至和同样是太监但却很有名的蔡伦、郑和站在一块儿,寇连才也要高出许多,历史实在不应该忘记他。

趋刀还没落下,现在,让我们站在1896年2月16日这一天,透过那一道道高大森然、死气沉沉的宫墙,再一次看看这位老佛爷宠信的太监,是怎样不知好歹,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祖制”和“家法”的吧。

寇连才是北京昌平县人,十五岁入宫当了太监。开始在慈禧的梳头房工作。这活儿绝对是老佛爷信得过的人才能干上的。大太监李莲英,就是替这位老女人梳头,梳得金银盈室,妻妾成群,梳得连大清国的权臣和亲王都得用银两贿赂他,最后,梳成一个二品顶戴。“此掖廷人破格之举,自开国以来未有若是之光荣者。”

按理儿说,能在“首长”身边工作,这幸福不会降临在每一个太监头上。而且后来,“首长”又把一项重要的工作交给了他,让他在会计房里,替老佛爷管钱,这工作不谓不重要。每天,每月,每年,白花花的银子进进出出,不是贴己人能交给你吗?再说老佛爷也着实待寇连才不错,论私情论工作关系,寇都应该是“后党”才对。可能是仆人眼里无伟人,寇却时时向着主张什么变法的光绪说话。要说寇连才在宫里呆得时间也不短了,不会不知道这位老女人的厉害。军权始终掌握在她的手里,紫禁城有点啥事儿,都得屁颠屁颠地往颐和园跑。

寇连才离这位阴险刻毒的老女人太近了。这种分析有道理,伴君如伴虎。但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寇连才太正直了,这就麻烦了。一正直,他就看不惯慈禧的阴险歹毒,独揽朝政,卖国求荣,骄奢淫逸;一正直,他就看不惯慈禧近小人远君子的做法;一正直,他就看不惯身边那些骄横跋扈、滥作威福、凌辱公卿、诛杀忠良、贪污受贿、酷虐民众的太监们。

于是,他就向慈禧“屡次讥谏”。“国危至此,老佛爷不为祖宗天下计……何忍要纵游乐,生内变也。”这话儿可说得够重的了。别说是当朝“皇帝”,就是一般的七品官,也得拿起手边的惊堂木,大喝一声:大胆。公平地说,慈禧同“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个女人相比较,对下人还算客气。按照“祖制”,“内监言政者斩”。寇连才犯上一次就该掉脑袋了。但慈禧挺喜欢这位勤勤恳恳的小太监,真没把他怎么样。只是觉得他太狂了,一点家法都不懂。“诸内侍以为病狂”,其他太监也都觉得,这小子是不是有病。这和现在人们议论那些不肯向世俗低头的人,说他们有病多么一样!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往下发展,寇连才还是有好日子过的。然而,真是这样,我们就看不到寇连才在太监群体中凸显的人格了。

屡犯错误屡受批评,却“屡教不改”,寇连才离2月16日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这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寇连才请了几天假,回到了昌平老家。就凭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慈禧对寇的厚爱,以及寇在宫中的地位。按清廷祖制,“宫监不得出都门,犯者杀无赦。”当年,权倾朝野的安德海,就是被山东巡抚丁宝祯以这条祖制,先斩后奏,在济南拿下的脑袋。

不管怎么说,寇连才出了宫门回到了家,并把他写的《秘廷拾碎》、《大内日记》交给了他哥哥,嘱其妥善保管。最后,向父母及亲人叩首后,他又回到了宫中。帷幕渐渐拉开,中国近代史上一幕太监死谏的悲剧开演了。

这时,我们可以看看浑身发抖、如遭雷击的慈禧老佛爷了。这个无法无天说一不二的女人,怎么也没想到身边的一个小太监竟敢奏陈十条,且不说这十条都是什么,只这第一条“请太后勿揽朝权,归以皇帝”,就差点让她昏死过去.

“尔知此为死罪乎?”慈禧终于缓过劲儿来,她用她那让整个清朝都感到害怕的声音问寇连才。

“知之,拼死而上也。”寇连才的口气,让我们清楚地看到,此刻的他是十分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了。那个时代的太监们好像还不懂大批判,否则寇连才就得天天挨斗,脑袋上就得让人吐满唾液,然后,五花大绑,押赴刑场。

刽子手的刀落了下来。

人潮涌了上去,老百姓是否在抢着用馒头蘸这位义士的血,我们实在看不清了。还是让我们把头低下来吧,中国历史上还有第二个寇连才这样的太监吗?

2001.2.6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